泠儿

三等车厢💨:

🌟【安雷&海盗团和纸胶带】🌟
没错!我居然出谷了!!
代理:@鲸鱼组 
预售:12.16晚7:00
预售链接:here
价格:20r/卷

每款限70个售完为止(共两款)

特典 煤油的。

占tag致歉

【鬼节】某个节日里的恶作剧与邂逅

红烧兔、:

·是官方的万圣PA


·↑鬼节是指西洋的鬼节,不是中国的鬼节【……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万圣节前夕,许多学生都开始扒起了自家的床单或教室的窗帘试图将它们弄破并披在自己的身上,还有几个学生正大光明地将南瓜带进了学校,打算利用自习课来研究南瓜头该怎么雕。


在把桌面弄得一塌糊涂之后,这种行为当然受到了老师的制止。


于是这些想省下零花钱的学生最终并没能成功,只好老老实实地跑到了校门口找到了正眼巴巴地盼着他们的那群奸商,花了比南瓜贵上几倍的价钱买了个南瓜头和南瓜灯。


今天就已经把瘾过完了,那等到明天万圣节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没人在乎这个。


因为明天是周末。


 


 


在这一热闹的氛围中,格瑞这个不喜热闹的人就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这个年级住宿的学生正商量着今晚要在操场上搞什么活动,可想而知这种热闹要一直持续到放学后甚至有可能是整个晚上——毕竟明天没有课——这让格瑞有点头疼。


他走在树下,看着头顶上不知道谁挂上去的南瓜灯,叹了一口气。


“有什么心事吗?”


一个人突然从树后面冒出来跳到了格瑞面前,他抬起头看向格瑞,在发现对方脸上没有一丝一毫被吓到的表情时,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失望。


那是一个金发的、披着床单(或是窗帘)、顶着巨大南瓜头的少年,其床单和南瓜头的精致程度让人怀疑对方是不是从过完国庆开始就一直在准备着今天的活动。格瑞打量了他几秒,然后绕过了他。


“诶等等!”少年有些紧张地拉住他,“我、我叫金,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就当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也是好的嘛。”


“……”


格瑞被他拽住了衣角,于是顺势停下了脚步。在听了这话后,他回过头仔细地打量了对方一阵。


由于他整个过程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当然动了也看不到——金并不能从他的表情中判断对方此刻是什么心情,攥着对方衣角的手不自觉地攥得越来越紧。


“格瑞。”


格瑞甩下名字后顺便甩开了金的手,继续板着脸准备走人。


“格瑞……格瑞!”


身后的金不依不饶地跟了上来:“你也是一个人吗?我们一起逛逛嘛,一个人多没意思,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嘛?”


……


格瑞被他吵得头又痛了。


他一个人的噪音简直抵得上刚才那一个班的所有人。


“闭嘴。”


他低低地喊了一声,声音中那一丝怒意根本没有掩饰。金听了后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语不发地跟在了格瑞身后。


格瑞走了一段路程后,发现金依旧在身后跟着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别跟着我。”


金眨了眨眼,将这看作了可以开口的信号,高兴地松开了手:“别那么冷淡嘛格瑞,我又不会妨碍你——啊,你不喜欢被陌生人跟着吗?我可以介绍一下我自己,你想知道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格瑞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金被他问得瑟缩了一下:“我、我就是想找个人陪我玩一下啊……”


“……”


格瑞使劲抿了抿唇,将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咽了回去。


算了。他想,随他去吧。


 


 


这次学生们的兴致的确很高,沿着学校的大道走,基本上每隔十米就能看见一个或丑或更丑的南瓜灯挂在树上,似乎在他们心中万圣节除了南瓜就没别的了。


格瑞甚至还看见几个人戴了面具——但愿他们这个样子没有被人拍下来。


这么一比,金这本该被槽的一身就显得无比可爱。


金欢快地跟在格瑞身后左看看右看看,看见周围人那明显比他身上穿的不知道low到哪儿去的床单也不嫌弃,一路上不断地小声惊呼,仿佛看到了一群盛装出席的名门贵人。


实际上只有一群披着破破烂烂的布料的蠢学生。


“哇,格瑞!”金兴奋地拉了拉他,“那边还有人在发糖果诶,都不用捣蛋的吗?”


他们现在在做的不就是在捣蛋吗。


格瑞没开口,顺从地被他拉过去(并在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他向那个戴着狼耳——虽然更像猫耳——的男生要了几根拐杖糖。


金拿到糖果时,笑容开心得仿佛拿到的不是糖果而是十万块钱。


格瑞撇开了目光。


 


金那一身和其他人画风迥然不同的装扮吸引了不少视线,格瑞不太想连带着受到瞩目,在金兴致勃勃地拆糖果的时候便提步走开了。


“啊——等等我啊格瑞!”


然后不出意料地在一分钟内便被人追上。


他头也不回地朝金说道:“想找玩伴的话去找其他人,他们不会比我更不欢迎你的。”


“诶——”金连被这句话打击到的功夫都没有,他小跑着跟上了格瑞,哭丧着脸,“可我就想跟着你啊,我不想找其他人玩嘛!”


格瑞猛地停住脚步。


“……我认识你吗?”


他扭头看向金,紫色的眼睛里映着身边一晃一晃的橘黄色的灯光,像是有火焰在他眼中跃动,连带着他原本冰冷的视线也似乎带上了一丝温度。


这束火焰落在了金的脸上,迅速将他的脸烧得一片绯红。


“不……我们之前……没见过……”


金吞吞吐吐地说着,表情有些窘迫。


……


格瑞没戳穿他那副一看就有鬼的表情,用沉默带过了这个话题。


金安静了几分钟,立马又活跃起来,牵着格瑞叽叽喳喳地开始对着旁边的人和物向他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格瑞站在一边沉默地注视着他。


 


金显然比这个学校的其他任何人都要享受今天,无论是好的坏的有趣的无聊的愚蠢的和愚蠢的,在他这里统统变成了令人兴奋的。


他的反应无疑给其他人打了一剂鸡血,在这群学生差不多该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蠢事的时候又有了继续做下去的信心。


金每次高兴的时候都会兴奋地扯着格瑞问一句“你觉得怎么样”,即使没得到回应也不气馁,绞尽脑汁地想着话题努力引起格瑞的兴趣。


格瑞觉得他想话题时的表情比他想出来的话题有趣多了。


 


两人就这么将单方面的扯淡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大部分学生都中场休息准备吃了晚饭再接再厉时,金仍在滔滔不绝,既没有觉得累也没有觉得渴,似乎是想把他们学校的每一株草都给扒出点什么来。


格瑞面无表情地听他讲了两个多小时,对他讲了些什么没有丝毫印象。


不过撇去他很吵这一点,金这副活力满满的样子倒是十分能感染到其他人,让身边的人不自觉地就放松下来。


至少格瑞不讨厌。


不然他早把人给甩了。


 


当天际褪去最后一丝光亮后,挂在树上的那些南瓜灯总算起到了它们应有的作用。


夜幕降临,白天里那些还不太放得开的学生们纷纷放飞了自我,看上去颇有种要在操场上搞个篝火晚会的架势。


当然,能不能成功另说。


金和格瑞远远地站在一边,谁也没有加入进去。


“你不去吗?”格瑞开口问道。


“呃……”金迟疑地看了看正在生火的那群学生,“格瑞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去了。”


“那如果我去呢?”格瑞又问道。


“呃。”金又迟疑了,“……我在旁边看你玩。”


格瑞没有动。


他看着那群围着那个小火堆开始跳舞的学生,那群学生大概已经不太在意万圣节要做些什么了。




“是怕被人发现你没有影子吗?”


格瑞道。


 




一阵风吹过来,那团小小的火焰被吹歪了身子,差点没坚持住给灭了。


学生们赶紧围了过去,将它护在中间。


 


 


“……”


金盯着他们好半天才僵硬地转过头:“啊?”


“你没有影子。”格瑞好心地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平淡,“最开始你出现在那个南瓜灯底下就没有。”


“…………”


金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然而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他只好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在了起跑线上。


“你找我是想干什么?”


格瑞没有看他的表情,继续问道。


“………………”


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格瑞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目光平静地看着那群又重新蹦跶起来的学生,好像刚才说的只是一句“晚上好”。


 


 


“金在那里做什么?”


紫堂幻骑着扫帚停在了凯莉旁边,凯莉正坐在学校楼顶的栏杆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的人。


和一只幽灵。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嘛。”凯莉晃了晃腿,“难得今天他就算顶着那身装扮现身也不会让人类觉得奇怪,当然是要做点特殊的事情了。”


“……他又去要糖了?”紫堂幻眯着眼睛往下看了看,“不像啊?不应该是去敲别人家的门吗?”


“那么老套的把戏,你怎么还在做。”凯莉白了他一眼,目光又放到了那个南瓜头身上。


“他这次做的事情要有意义多了。”


 


 


“……我——”


金好半天才挤出了一个字,然后他立马看了看格瑞的反应。


格瑞没有反应。


他泄了气。


“……我就是……之前说的那样……想来找你玩嘛。”


格瑞没有看他,金的声音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些委屈。


“我想……今天好不容易才能出现,就想来见一下你的……”金低下头,揪着自己身上的“床单”,“格瑞你……你不认识我,但我是认识你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没有底气:“……我、我就是想来见见你。”


金说着,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红晕,他有些紧张地盯着格瑞的鞋子,在看见他转向这边的时候完全不敢抬头看他。


格瑞看着垂头丧气的金站在他面前,不停搓手的动作暴露了对方此刻内心的不安。


“你今天之后还会出现吗?”


格瑞突然问道。


“啊?”金愣愣地抬起头,看了他几秒后摇了摇头,“不会了。我只有今天才能出来。”


“那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格瑞半阖着眼睛,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金的眼睛一亮,“你能陪我到今天过去吗!我想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和你在一起!”


 


不远处的火光一明一灭,不甚清晰,金那满含期待的眼神在这样黯淡的光线下无比耀眼。


“……嗯。”


格瑞听见自己这么回答。


然后他看着那对本就耀眼的蓝宝石变得更加夺目。


 


 


 


接下来的时间里,金一直都牵着格瑞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晃悠,这回他没有再努力地扯着不明所以的话题,而格瑞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听得漫不经心。


时间就这样渐渐逼近午夜。


 


 


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金和格瑞上了天台。


天台上空无一人。


——但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紫堂幻和凯莉躲在了一边,看着靠在栏杆边的一人一幽灵。


 


“特殊的事情是指什么?”紫堂幻问。


“也没什么。”凯莉有点困,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我和他打了一个赌。”


 


 


“格瑞。”金双手合十,朝他笑道,“谢谢你,我今天超开心的!”


“……”格瑞看着他,淡淡道,“不用。我也没有做什么。”


“哪里。”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你今天能一直陪着我,对我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情啦!”


金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纠结,像是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格瑞沉默了几秒:“你今天之后就不会再出现了?”


“……嗯。”金挠了挠脸,“……也不能说不出现吧,只不过你们就看不见我了……”


他想了想,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你不问问我其他的事情吗……?你应该还有想问我的事吧?”


“没必要。”格瑞道,“你已经要消失了。”


……


金沉默下来。


“……因为你要消失了,所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此时已经到了十一点五十九分。


金看向格瑞。


格瑞也在看着他,表情十分专注。


“……你是想一直和我在一起才来找我的吗?”


 


 


金和凯莉打了个赌。


非人类的生活总是很无聊的,无聊到要将“treat or trick”这个活动玩上成百上千年,每年万圣节混进人群中假装自己是个人类去要上几块糖果,然后便心满意足地消失在人群里。


这个活动显然不论是凯莉还是他都已经玩腻了。


 


“金他之前看了一本爱情小说,里面讲的是个鬼魂趁万圣节现了个身,然后在万圣节那一天和一个人类发展出了一段短暂又美好的恋情。”凯莉揉着眼睛努力打起精神来跟紫堂解释,“我跟他说这么点时间是根本不可能发展出什么恋情的,他不信,我就和他打了个赌,看看他能不能在今天内让一个人喜欢上他。”


凯莉说着又翻了个白眼:“鬼知道他为什么找上了个男的。”


 


 


金呆呆地看着格瑞。


虽然他和凯莉打了那么个赌,但实际上金并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他产生好感。


他只是漫无目的地飘在校园里寻找着他即将要攻略的对象,然后凭着直觉选了一个对他而言难度最低的。


——他的直觉总是很准,所以金才一向凭直觉行事。


他本来看格瑞这个性子觉得这个赌多半已经没戏了,结果格瑞一句话又让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有点希望。


金闭了闭眼睛。


然后他豁出去了似的用力在格瑞脸上亲了一下。


格瑞微微睁大了眼睛。


 


 


金其实并不是只有万圣节这一天可以出现。


选择在万圣节出现,是因为这样的他们在这一天不会显得另类,实际上只要他们想,他们随时可以让人类看见自己。


金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因为这个赌约而已。


假如格瑞没有喜欢上他,十二点后他们不会再见面,金现在做的事也不会留下任何影响。


而假如格瑞喜欢上了他……


 


 


“是。”


十二点了。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金喊出了这句话。


 


 


金当然不可能真的去和一个人类——还是男生谈恋爱。


但今天之后他们就不会再有交集了。金默默思索着,就当是给这段“恋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格瑞看见金的身体在渐渐变透明。


金微微睁开眼,看着格瑞的表情,心里有些内疚。


他可以就这么一走了之,也不知道格瑞之后会是什么心情。


……也许是和那本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的心情吧。


金想。以后绝对不能再跟凯莉打这么缺德的赌了。


 


 


 


“——是吗。”


十二点零一分时,格瑞看着金,嘴边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


此时的金已经完全消失在「人类」的视线里。


格瑞在金惊悚的目光下伸出了手,将他搂进了自己怀中。


“那就如你所愿。”


 


黑色的披风取代了原本的制服,格瑞轻笑一声,露出尖尖的獠牙。


 


——END——

叶不语人说:

#宝石之国# 钻石头发真是喜爱啊ପ(⑅ˊᵕˋ⑅)ଓ发个局部( ˶´⚰︎`˵ )

魔法少女维 @pipipipi狩猎子_ 太太的设定(。・ω・。)ノ♡,恩,又艾特了一次

赛赛的花嫁(*/∇\*)他好可爱!!!